苍邪-花开冥世

沉迷fgo,咸鱼御主咕哒厨
各色狗粮吃到饱

还是没逃过全面汉化啊  暴哭

呵呵

仿佛看见了拉二的希望

DY:

退坑就退坑没人留你们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改个立绘就跟天塌下来一样,一不知道改成啥样,二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改回来,有必要吗叫叫叫
有必要专门发出来么,还写老长一篇文章说自己有多么多么不舍,整个人可怜兮兮的老委屈了呢~说难听点这不就是当了bz还要立牌坊吗?
走好不送没人留你谢谢



说个题外话,这就和前段时间刀剑活击动画出了个男审一样,一帮小女生怨天怨地,骂官方骂人设骂腐,你哪里来的这么脆弱的玻璃心啊,不在家里好好捧着出来作妖,还有一帮人专门发文章好像自己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人家官方和运营哪里对不起你们了那些个一直骂的人,刀剑官方出个男审让你们不乐意了就违法了吗?fgo运营第一时间就出来解释了也答应会给一大笔补偿,没有私底下偷偷改了就已经很良心了好吗,又不是运营自己想改的,骂运营的那些人就这智商也好来玩fgo?打地鼠更适合你

自己的玻璃心脆就管好双手老老实实捧着,用不着专门腾出手来辛辛苦苦打字了

[FGO][众人]为你送葬8

哦哦哦这反转好啊(✪▽✪)

明日的他:

为你送葬


警告:双咕哒存在、自我流、ooc、放飞自我产物、bug、对角色自我理解、只玩到第二章、作者恶趣味话痨与嘴炮纸片人在讨论人生看标题就知道并不是什么好吃的小甜饼、随时因为食书而修改已定好结局、作者不接受刀片与讨论人生




8


来说个故事吧,是关于少女与王


王拥有一对看透人类未来、看穿荒野尽头的慧眼


看透世间一切的他,也许早已看穿少女的结局,


不过他并不会作任何的透露,


只是带着饶有趣味的笑容看着她在末日中的选择…


 


 


如同预料中的事,立香的情况恶化了,监视仪器上的数字和线条显示出心律不整、血含气量下降,罗玛尼重新替她戴上氧气罩,加重氧气的用量好保着她的性命。


由从者和职员组成的临时医疗组半步不离的守在少女的床前,好让他们能随时的作出相应的手段,但对于改善此状况,并没有可以进行的治疗方法,只能用魔术缓解她的不适。


 


少女双眼半合上,意识不清地呢喃着无意义的话。


「乖…不用怕…我在这里,立香。」坐在床边椅子的Caster库丘林握着立香的手,语调轻柔得如同耳语一般的安慰:「太过辛苦的话,可以先一步的离开,没有人会怪责你。」


 


彷佛是回应Caster的话,立香陷入昏迷了。


到最后少女也来不及和同名同姓的少年道别,他和玛修如同在逃避着什么的每日都积极投入修复各类特异点,就算是去到医务室,都是只隔着厚厚的玻璃看着她。


 


在昏迷的期间少女的心脏曾经停顿过,罗玛尼立刻拉过急救车到床边,剪开立香的上衣进行抢救,但随即有人提出反对:


——就让她平静的离开吧。


——这只是徒添她的痛苦。


面对这些话语,医生只是淡淡的回应一句:「这是小立香的意愿,我答应过她,只要是可行的手段,我都会用上的。」


 


他曾经就着这个问题问过还清醒的少女。


小立香,问你一个假设的问题吧,如果你的心脏因为各种的原因停顿了,你会想进行救治吗?就是心肺复苏、插喉之类的,当然我只是在问一个假设的问题,小立香你不要乱想的。


她只是带是笑容的响应了一句:既然还有希望的话,那就试试吧。


这是何苦呢?


对啊,其实罗玛尼也想少女无痛苦的离开,抢救并不一定会成功,就算成功了也不过是苟延残息,延长她在世上的痛苦,她既辛苦,身边的人又不好受,这根本就是折磨,但既然已经答应过立香,他就会尽一切手段去做。


 


听到是立香的意愿,原先不认同罗玛尼做法的人,亦配合他的急救行动——胸部按压、吹气、心脏去颤,还有注射肾上腺素。


直到医生的手酸到无法再按一下,其他人接替他重复按压的动作,而他改为监察着立香的状况。


然而监视器上的线条并无起伏,纵使他们多么的努力,仍是得不到回报。罗玛尼走神的想了下:到底是没有氧气供到脑部,还是因为脆弱的身体承受不着心肺复苏的粗暴而先离开?眼前的少女已经为人类的未来奉献得太多,承受那些不应由她瘦小的肩膀所背负的,让她解脱吧,让她离开吧,就在此宣告抢救无效…


 


正当大家以为这次真的是回天乏术了,少女奇迹似的再次回复心跳和呼吸,不止如此,她还恢复了意识,在场的人不得不赞美人类的坚强与生命力,但是下一刻却为她悲叹着——她还要承受着这种痛多久?


 


罗玛尼和蓝色法师留守在病房中,Caster守在少女身边,握着她的手,而医生则作着善后及填写医疗记录。


「Cas…ter…我…还活着?」立香声音嘶哑的问道,她感觉到那熟悉的手在握着。


「对。」


她还活着,但都仅仅是如此罢了。


 


长达三日的昏迷,不短亦不长,但都足够所有人做好心理上和后事的准备,甚至有些从者和职员已经筹备着最后的仪式,整个迦勒底都弥漫一股悲哀气氛,而得知消息的少年立香只是紧闭上双眼,吞下苦涩,和玛修继续踏上修复人理的道路,其间他从特异点中带来各式采来的鲜花,并拜托一众的Caster施咒,令鲜花的灿烂会持续地绽放着,少年希望在最后送她一点色彩。


 


自回复意识过后,少女都处于昏昏沉沉状态,短暂的醒来,然后又陷入昏睡状态,Caster库丘林一步不离的看守在立香身边,为她守着日与夜,而罗玛尼继续在医务室和管制室两边奔跑着。


 


 


吉尔伽美什是在深夜时份来到病房的,一看到房内守候着的Caster,他立刻说了句如同命令的话:「出去,狗,本王有话要对杂种说。」


库丘林只是睨视了吉尔伽美什一眼,并没有离开的意思,看到那眼神的英雄王并没有感到不敬,反而是嘉许的说:「因为这份忠心,我应该要称赞你为优秀的看门犬呢。」


「Caster…」少女的声音尤如垂死动物一样的低声鸣叫:「不会…有事…」


库丘林无法拒绝少女要求,几经挣扎下,他带着威慑的眼神盯着吉尔伽美什,龇牙咧嘴的说:「你敢对她干什么的,老子不会放过你。」


他只是带着讽刺的眼神回敬,如同在说着:还能够发生什么更坏的事。


 


黄金的从者抱着双臂看着床上垂死的少女说:「竟然会因为小伤而昏迷,这可真不象话。」


「吉尔…」接着是因为痛楚而细碎的呻吟:「还是…一如以往…严厉的…王。」


纵使能够勉强说话,但气丝若柔也表示出她的身体状况并不好,而每一下的呼吸都要出尽力气,不然吸不到足够的氧气到体内。


 


「哼,就算心脏停顿过还依然不死心吗?这意志可真是难得一见的,不过看起来要到此为止了。」就算面对将死之人,王的表情依然如故,也许连同心底也是波澜不惊的,但是当他知道曾经停顿过的衰弱心脏,又再次坚强的跳动起来,他多多少少的都报以惊讶。


「不…」


「你想说你还可以拯救未来?不要说笑了,凭你现在这副身躯还能够做什么?本王从其他杂种那里听来了,为了大多数人而自愿牺牲,真是啊,看来Faker教了你多余的东西。」


「这…不是值得吗?」


「你的目标尚未达成,现在的死亡只是无谓的牺牲。」


「有用…还有…无用…都要看…当时人…的意…愿吧?」


值不值还要看当时人的意愿,不过英雄王这话听起来还真刺耳的,当其他英灵和人类在这个时候都会安慰她,说她做得很好、已经很努力的了,但这个王依然语带讽刺说着一针见血的话,不过这就是他性格吧,虽然很想说什么去答辩,但立香她实在是再没有这个气力,干脆的保持沉默。


并没有得到预期的辩驳,黄金从者挑起眉:「难道说你要放弃?」


即是脑袋如同浆糊一样难以思考,但放弃从来都不是她的选项,想说的话实在是太多了,却无法宣之于口,通通都只得化为胸口剧烈的起伏。


「不…谁要…在这里放弃!」立香如同用上所有余下的气力一样吼叫出:「我还想和…你们一起继续…走下去,我还想完成…这使命!」


「我…想活下去!」


这不顾自己身体状况的大叫,引起猛烈的咳嗽和晕眩的加剧,立香努力的强忍着将血吐出来的异样感。


「很好,有着这样的气势才是衬得起本王的契约者,立香。」吉尔伽美什带着欣赏的眼神看着少女,就算看不到那对琥珀一样的眼睛,他都知道面前的少女会以怎样的表情面对他,一定是绝不让步的坚定神情。


 


够了,已经足够了,眼前的人类有着这份觉悟与执着。


为了达成并非己身能承受的愿望,连死亡都想克服与跨越的人类少女,他吉尔伽美什受到召唤来到这个天文台,大概就是为了见证这个人类。


 


「但是…但是我已经…」


无法再走下去了,我这副破碎的身躯又能够做什么啊,王。


如同知道她心中所想的,吉尔伽美什带着高傲气焰的说:「你以为本王是谁?是收集世间一切财宝的王啊。」


立香不明白英雄王说这句话的意义所在。


 


空中泛起金色的涟漪,一个金色小瓶从中跌落到吉尔伽美什的手心中。


「能够坐起来吗?」说出口,他才发觉自己说了多余的话,之前就从其他从者口中听来她的状况。


「嘛,这次本王就大发慈悲帮帮你吧。」他走上前轻轻地托起少女的背,这个简单的动作令她的身体痛得如同要撕裂,黄金的从者解下她的氧气罩,她因为氧气的不足加上痛楚,无法自控的开始急速喘气。


少女感到有冰凉的物品抵在她的唇,王对她说:「饮下它。」


虽说依然在禁饮食的状况,不过是吉尔伽美什的话,还是顺从他的命令比较好。


看到立香顺从的咽下瓶中液体,他称赞的:「好孩子。」


 


金黄色的黏稠液体,自口腔流入喉咙处,如同蜜一样清香甘甜,却是比任何世上所有饮品还要美味,是她从未曾体会的味道,也许这只属于「乐园」中滋味。


吞下液体后,立香觉得疼痛都在远离她,身体深处在修补,都不觉得想昏睡下去了,也可以凭着自己的力量坐起来。


「现在张开眼睛。」吉尔伽美什解下围在立香眼部的绷带。


「吉尔…」立香迟疑了一下。


「你是不相信本王?」


「不,我相信你!」


 


张开眼帘并没有预期的疼痛,映入眼中的是吉尔伽美什那张俊俏的脸,他带着骄傲的神色开口说:「重获健康身体的感觉如何?本王作为收集天地间所有财宝并加以管理的男人,宝库中怎会连区区用作治疗的灵药都没有。」


立香如同初生之犊看到世界一般,不断的眨着眼睛,即使病房是单调的白,她都是头一次觉得色彩是如此鲜明。


她不相信自己竟然能够再次看到这个世界。


 


看着少女的泪水啪哒啪哒的落下,沾湿被铺,吉尔伽美什的眼神柔和起来,将开他的臂膀说道:「本王就饶过你这次的不敬,像个孩子一样尽情哭出来也可以的,立香。」


橘发的少女立刻扑到对方怀中,是叫人安心的体温,对方的有力的心跳透过身体的接触传递到她身上。


活着,自己还活着,她带着健康的身体活下来了。


 


「为了实现过于远大理想的你到底可以走到哪一步,本王实在还想见识见识一下啊,契约者。」


即使是伤痕累累,心里却依然怀着希望,亦不知晓放弃为何物的少女啊,他想知道看见那不可避免的结局时,你到底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得知一切真相时你又会抱有怎样的情感?是会依然抱着不屈的意志,还是会染上绝望的?想必无论怎样的情感她都一定能够为本王带来愉悦吧。


他忍不着的勾起笑容,轻声的笑出来。


为此他吉尔伽美什会站到他们的身边,借出他力量,见证着所有,直到一切的终焉为止。


 


 


少女再次张开眼看见世界的色彩,凭着自己的力气从棺柩中坐起来,


这是奇迹,这一定是奇迹吧,


古老的王将他的秘藏赐予历尽试炼后的少女,叫她重获名为「生命」的至宝,


 


tbc?


 


感谢大家能忍受到这里o< --<


依旧的医疗知识有限


来回地狱又折返人间(喂


有没有被我欺骗的感觉呢?毕竟用这么多篇幅说明咕哒子的情况不可逆转,但怎知道出了个AUO将一切都扭转了


好矫情,大家应该想打我吧o<--<


下一章就完结了,不过我想看完这章后,应该有少人会果断弃文o<--<


 



来了开了来了😭👍👍👍

没有红茶+1😂

stark小四:

红茶我好想你……(。•́︿•̀。)